山西晚报:创业不是众筹,但需要抱团才能成功_和众世纪

2016年01月20日14:40            来源:

    深圳——太原——北京,刚刚进入2016年,郭卫栋就进入了马不停蹄的奔波模式。去年年底,他刚刚和三个朋友合伙开启了一家新公司——和众世纪(洋仆淘)跨境电商,主要做跨境国外订单母婴、美妆、保健产品的业务。“我们四个人合伙人不仅是生意场上的朋友,私交也很好。虽然之前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意,但对于这项新事业,每个人都投入了百分之百的精力在做。在公司的运作方面,每个人也能各司其职,融洽相处。在原始投资中,我占了60%的股份,拥有最终的决策权。未来掌握在自己的手上,所以我对2016年的发展很有信心。”郭卫栋说。

    他在众筹项目上的试水


    郭卫栋是山西平遥人,从1993年去南京上大学,就算离开了家乡。大学毕业第二年,他带着仅有的600元钱去深圳打工。幸运的是,没绕什么弯路就进入了发展迅猛的华为公司。从最基层的打工仔做起,一步步做到了二级部门主管的位置。

    2012年4月郭卫栋开始自己创业。创业的路上,也有过诸多波折。刚开始做珠宝和定制业务,在此期间还偶然被朋友拉到了一条众筹的船上。

    那是一个叫做“小腹基”的品牌,是由100位自媒体大咖众筹的互联网项目。销售平台是微商,主营商品包含男装、男士内衣、男性化妆品、男性饰品等几乎所有的男士时尚消费品。

    “众筹的下限是1万块钱。参与的大部分都是中小企业主、社会白领。我当时也是抱着试水众筹玩法的心态,投资了一万块钱。大家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筹到了500万元人民币。刚开始公司的营销手段还是挺强的,宣传形式新颖,产品包装得也挺高大上的,但很快就不行了,现在那家公司不知道还在不在了。发起人是个年轻后生,光有点子,没有执行力。我那一万块钱算是打了水漂。”郭卫栋分析,这次众筹失败,最重要的原因是决策者市场经验不足,其次参与人数太多。“人多力量看着是大了,可责任心就不强了。大家都以为玩一玩就能赚到钱,哪儿那么容易啊。”

    虽说那次众筹以失败告终,但却激起了郭卫栋发起众筹的欲望。去年夏天,他酝酿良久,在太原发起了一个咖啡馆的众筹项目。众筹的资金下限是1000元,“如果咖啡店能开起来,投资的每一位股东除了享受若干免单的权利,还能分红。”为了尝试这个项目,郭卫栋专门建了微信群,拉满500人反复宣传,还邀请大家数次实地路演。大家吵吵了很久,生意最终还是没做成。郭卫栋得出一个结论:“做众筹难度更大。人情关系太重,制度不好推行。有想法的人不少,能够推行落实到地的不多。即便我是发起人,有绝对的决策权,但管理那么大一个团队,收益却不能立竿见影,不划算。”


    看好“中国式合伙人”


    经历过几次失败的尝试之后,郭卫栋最终决定借助“中国式合伙人”的方式开展考察很久的“跨境电商”新项目。

    “近两年来,O2O已然成为一、二线城市的主导消费模式,跨境O2O也司空见惯了。但三、四线城市的跨境O2O要怎么玩?我们的战略是农村包围城市!”郭卫栋满怀信心地说,“‘洋仆淘’是一家线上商城和线下加盟体验店结合的跨境电商平台,采用产地直采、保税备货和直邮的方式,主打母婴与美妆产品。据郭卫栋介绍,商城已于去年9月21日试运行,12月完成公测,2016年1月1日正式投入商业运营并启动智能体验终端的招商工作。”

    “之所以选择在三、四线城市发展,主要是出于两个方面的考虑:首先,一线城市消费者的消费力大多被洋码头、蜜芽等挖掘干净了。在三、四线城市的跨境消费能力还没有被充分挖掘的当下,选择它们可以有效避开与这些巨头的竞争,并依靠线下体验店让消费者了解海外商品,培养跨境购物习惯。其次,三、四线城市有着不能小看的消费能力。除了逐渐增长的收入之外,那里的房价相对便宜,居住成本较低,也就有更大的消费潜力需要释放。”郭卫栋分析。


    他还想说


    中国人常说“人多力量大”“众人拾柴火焰高”,但经商是两回事。要想合伙做成事,所有股东必须保持高度的一致,人尽其用、配合默契是友好合作的重要前提。

    要想在高科技的当下环境中创业,必须经得起高强度的商业迭代,必须有超强的执行力,还要不断学习和融合传统商业与现代技术的结合。

    文章来源:http://www.hz41319.com/


联系我们

扫一扫 关注微信

服务热线:400-888-3658
网       址:http//hz41319.com
公司邮箱:zhaoshang@hz41319.com
公司地址:深圳市宝安区智谷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科技园A座405-406

备案号:粤ICP备15084337号-1 版权:深圳洋仆淘 地址:深圳市宝安区智谷科技园A座405-406   免费电话:400-888-3658

和众世纪